8090賭博_那些花兒

也許就是像這樣玩,將不開心的事封鎖起來。或許明天就要迎戰,或許明天就要分別,明天,明天……誰又管得那麽多呢?早戀,鬥毆……嘴上說著“幼稚+弱智”的事卻一再重演,這應該就叫做“叛逆”吧!8090賭博們在成長,我們也在害怕。害怕長大了,社會那麽複雜,每個人披上了“成熟”的外衣。人與人之間還可以這麽單純地相處嗎?還可以隨心所欲地揮霍自己的喜怒哀樂嗎?

“小樣滴,你狂是嗎?待會我連perpect10次,我踩得你翻不了身!”

“呵,比狂啊!我玩反鍵連P帶暴,一個不漏。你們等著幫我充MB吧,哈哈……”

才勉強含著眼淚去,就不用說打吊瓶了。但那時我發著高燒,無力反抗,只好乖乖順從。面對那殺氣逼人的“定海神針”,我居然沒有退縮也不知哪來的勇氣,緊管心裏還是有些害怕,針管紮進去時有些痛,但我卻始終沒哼一聲,沒掉一滴眼淚。“白衣天使”們被我的勇敢“鎮”住了,都紛紛向我投來贊賞的目光。爺爺異常興奮,買了很多我喜歡吃的水密桃。這件事爲我“多雨”的童年畫上了一個輝煌燦爛的句號。

8歲那年,有一次,我發高燒,都快40度了,爺爺說要帶我去醫院打吊瓶,我聽了猶如晴天霹雳,要知道我從小就連打針都要爺爺哄上老半天

好不容易盼來一個不用補課的周末,有些同學定了KTY,約好一起狂Hight。我去到那裏,發現啊洲也在。廂裏的音樂那麽震撼,溫度那麽高,可是我還是覺得冷。這個男生,曾經我們好得就像哥們,而現在卻陌生得路人。他一直在躲避,我也很難堪。想問個爲什麽,卻始終沒有開口。啤酒的度數很低,灌了幾瓶跑了N次廁所。幹脆就走出去,來到另一半同學聚集的網吧裏。好友們都在這裏玩通宵,我剛找個位置上機後,同學提議玩勁舞團,輸的要幫充MB。哈,有了競爭,我們玩得可激烈了,手指在方向鍵上飛揚,鍵盤被敲得啪啪響。網吧這一層全是本班同學,我們一邊玩一邊呼喊著——

小學快畢業了,明白的道理日益增多,我也變得堅強起來,很少流淚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,惱人的事也日益增多。由于不能盡情宣泄自己的情感,心中常常有一種說不出的煩惱。

上了高中之後,比起從前少了幾分輕狂,生活也多了幾分平靜。靜下來的時候,套上耳塞,用音樂淹沒現實,輕輕地閉上眼睛,慵懶地伏在桌子上享受陽光。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,就讓那些花兒開在記憶裏吧!下一個旅程正准備開始,成長是一件快樂的事,謝謝你們的參與!

“啊韬,閃開!我踩!哈哈……”

那是五年級剛開學的第一次數學考試。由于考試題目比較難,我只考了95分。當老師講解我做錯的那道題目時,我感覺老師的話有些自相矛盾,于是,我在衆目睽睽之下站了起來:“老師,這到題目的標准答案是錯的!”“是嗎?”老師看了8090賭博一眼,略帶諷刺地說:“想好了在說!”同學們哄堂大笑,笑聲是那麽的刺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