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l id="o55gdj"></ol><i id="o55gdj"></i><b id="o55gdj"></b>
        <code id="o55gdj"></code><address id="o55gdj"></address>
        <u id="pcuj9w"></u>
        <noscript id="pcuj9w"></noscript><select id="pcuj9w"></select><li id="pcuj9w"></li><button id="pcuj9w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4hxttr"><q id="4hxttr"></q><style id="4hxttr"></style><strong id="4hxttr"></strong></label><code id="4hxttr"><table id="4hxttr"></table><font id="4hxttr"></font><dl id="4hxttr"></dl><span id="4hxttr"></span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noscript id="aoo13x"></noscript><sup id="aoo13x"></sup><style id="aoo13x"></styl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鬥地主_我終于飛起來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靜好歲月緩緩流淌,徜徉在清淺流年的光影裏,陽光輕吻著臉頰,微風撫過青春裏明媚的憂傷。這樣簡單明淨的日子裏,微信鬥地主努力追尋著生命中的那抹溫暖,努力地想要從生命的窗口裏,望見那最美的一片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妮寶貝曾說:"花開得太好,所以搖搖欲墜,這一切的事情,老得這樣快。"還記得當初,夏日午後照耀著暖陽的教室裏,從後桌傳來的紙條和那清澈明淨的笑容。還記得當初,騎著自行車打鬧著路過生長著爬山虎的紅牆,風把笑聲帶到遠方。還記得當初,一群人肩並肩躺在操場的草坪上,望著天空純淨的藍,任微風拂過臉頰。而如今,身邊的人早已散落各方,不複當初的模樣。偶爾還會想起他們,帶著回憶裏的美好的笑和相見不如懷念的傷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光紡成的紗被繡成華美的圖騰,我們被歲月的車輪載著漸行漸遠,也漸漸與最初的夢想背道而馳。記憶裏的窗口那單純美好的想法早已模糊,生活中我們望見的是荊棘叢生的道路,我們被現實的殘酷紮得鮮血淋漓,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打擊。就在這種希望與失望的交替中,我們百煉成鋼,最終變得強大而現實。只是在流年的縫隙裏,我時常看到曾經的自己,在歲月的邊緣張望著,望著黑夜背後的那扇窗,倔強地想望出期待中的那片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我明白,夢想永遠不會被擱淺,因爲夢想而留下的累累傷痕,正是生活給予你最珍貴的禮物。所以,"即使遍體鱗傷,也要活得漂亮。"就算顛沛流離之後才懂得生命的慷慨與繁華,就算洗盡鉛華之後才明白歲月的蹉跎與無奈,可那又怎樣。我一直在這裏,等待命運開出一莊九天十地的牌局,示我以最後的輸贏,爾後莞爾接受,給那些爲夢想而奮鬥的日子寫上絕美的結局,孤獨也一樣盛放到極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莎士比亞曾說:"即使從死亡的空洞的眼穴裏,也能望見生命的訊息。"所以,就算普羅旺斯的薰衣草田盡數凋亡,就算香格裏拉的玫瑰花海燃成灰燼,我還是會說,生命的偉大與不朽,本就在于它能從絕望中尋得一線生機。我從失敗的窗戶裏看到了堅持與希望,哪怕這一刻,黑夜吞噬了我,也會有另一個初升的暖陽,讓我沐著陽光,沖向夢想的渡口。也許,從那扇窗外,我會看到彼岸,花開不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雙手合十,虔誠祝禱---只願下一次憑窗眺望,一切依舊是純白美好模樣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俯仰之間,我長嘯驚雷。一只已漸被遺忘的野馬,在槍炮拼奪中,重振雄風。我是生活在草原上不受羁絆的馬,享受著群居之樂,天蒼野茫留存著我的蹄印。然而,昔日的郁鄉已成濯濯之地,我不僅失去了無垠的草原,自己曾經奔騰萬裏的雙腳也變爲暗淡無光。這一切純爲人類所造,那些能縱橫南北,川流不息的所謂的車,成了我的替代物。我本想繼續吸收大自然賦予我們的一切,讓成群掠過的馬影定格于兀山之中,讓馳騁的駿馬活躍在廣原。一切都不是那樣,我們不再是遒勁犷野的代名詞,單是被人置外不算,那些罪惡的面孔甚至將死亡的利刀伸向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依然是一匹馬,一匹野馬。我想,只要我還是一匹馬,心中的慨觸依然能讓我的雙腳釋放出無限的能量。我開始坦然,我面對蒼茫大地,“馬革裹屍還葬耳”的震語深深刺入我的心,我大吸一口氣,深深地呼出。這氣息裏夾雜著濃烈,預示著磅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望了遠處直插雲霄的山峰,想起了老馬們曾向我們訴說的往事。烽火連天的祖輩凶猛敏捷地穿梭于刀劍之間,縱使四面楚歌,疲憊不堪,他們依然直挺站立。因爲他們清楚,他們的脊背上坐著一位位酣戰的熱血悍將。老馬們縱躍于戰場,用強健的身軀與將士並肩同戰。傍晚已至,夕照映著英雄與壯馬的背影,逐漸消失在山巒之中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從思緒中回來,心中滿是憤懑與悔恨。我平靜少時,心想怅惘又能怎樣,重煥光彩,繼承先輩英姿才最重要。我擡起了蹄子,悠然地走了幾個步伐,蒼穹的顔色是湛藍的,是白茫的,我都說不清。漸漸地,我的步子愈快,彌深。每一次的跑動,心中都交集百感。遠處的山峰,被激浪無情的拍打,但依自巋然不動。我再也抑制不住,像離弦之箭,奔騰,踴躍,山河之間的氣蕩,如此深沉,我似戴上飛蹄,長奔一跳,氣沖霄漢,縱高地飛起,長吼于潇潇之中,一切都籠罩于氣壯威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終于飛起來了,我的靈魂得到了解放,我是一只奔騰的雄威的馬,世界都位于我之下,我看到世間的一切,我看見雄渾,美麗,罪惡,同時微信鬥地主也看到了還有更多的馬兒在奔騰,奔騰……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3 2001